公告事項 首頁 ›  公告事項
最新消息
2015.06.25斗中校友吳正南先生的回憶錄報導

斗中校友吳正南先生的回憶錄報導 (斗中第17屆校友陳南榮老師撰稿) 

【斗六訊】民國九十三年十一月十一日,一位曾就讀於日據時代斗六尋常高等小學的吳正南先生,在經歷了七十年的歲月之後,再度回到當年的斗六尋常高等小學及日本神社的舊址──也就是現今的國立斗六高級中學,來回味當年的種種記憶。 

吳正南先生出生於民國十六年,父親吳開興先生在當時是相當德高望重的地方人士,唸過台南師範,曾擔任斗六鎮長,也擔任過視學,管轄斗六、莿桐、虎尾等地方教育,等同於現在的雲林縣政府教育局局長。吳正南先生於民國十九年進入日語幼稚園就讀,三年後獲選進入日本小學校就讀。當時,能進入日本小學校的台灣學生是相當困難且稀少的,通常必須是幾項嚴苛的條件:會日語、反應快,甲種體格,而且家中必須是富裕或在當時的社會是有名望、有身份地位的人,這一點我們可以從吳先生身上瞧出端倪。 

吳正南先生在斗六小學畢業後,為了唸中學,於昭和十六年四月隻身到東京。昭和十九年中學畢業前,他決定以陸軍特別幹部候補生為志願,在四月間加入水戶航空通信學校長岡教育隊。昭和十九年十二月末,被分發到西筑波機場的「滑翔第一戰隊」,當時正值攻擊菲律賓前夕,這個部隊是著名的「空中神兵」──陸軍空中攻擊部隊。大型的滑空機載著投身滑空的步兵約二十餘人,在沒有九七式轟炸機護航下,強行登陸敵區,而他正是這架轟炸機的通訊士。 

戰爭結束後,殘留的隊員遵從移師的命令前往靠近滿州國西北部的新安州機場,察覺局勢不穩又南下移動至平壤機場,少數人分別變裝為百姓以南部為目標在山中徘徊,終於還是無法越過三十八度線而被拘留。集中起來的老兵或由興南港進入蘇聯,或搭貨車從西伯利亞鐵路向西來到中部亞細亞的半沙漠地──當時蘇聯聯邦共和國哈薩克州的集中營,約莫兩年勞改與飢餓的集中營生活,對吳先生而言真是不堪回首的記憶。 

在敘述往事之間,吳正南先生也指出一些斗中過去的古蹟,在自強樓和中正堂之間曾經是日本神社,在科學館的舊位址曾經是神社人員辦公之處,而旁邊則是神社人員的宿舍。在中正堂的前方在當時有一匹銀馬,大家新年時會在前面敲鐘擊掌祈福,目前那匹馬已經被移往孔廟放置,是少數留存下來的古物。而惟一僅存在斗中的古蹟則是在自強樓後方的那座小橋,在這些年滄海桑田般的變遷中,卻依然佇立不移,勾起他過去種種的年少回憶。一時之間,好似斗中又再度置身於過去的古神社、古學校當中。

回新聞列表